文/羊城晚報記者 何裕華 許諾 實習生 賴斯麟
  “剩女”話題餘溫未退,“剩男”又來湊熱鬧了。近日,有人在廣州市政府新聞發佈會上向副市長貢兒珍發問表示,目前廣州男性比女性多出60萬,擔心男多女少會導致“剩男”現象。一時間,茶餘飯後熱論“剩女”的街坊紛紛“醒悟”:原來廣州男人比女人多了那麼多啊!轉而向“光棍佬”投去憐憫目光,更多人則創意十足地為降低男女失調比例出謀劃策。
  然而,羊城晚報記者就此話題走訪城中卻發現,一眾準“剩男”並不擔憂未來找不到老婆。一切都是街坊們多慮了嗎?
  話題1性別比例越發失衡?
  市井傳聲筒
  居然驚動市政府成立工作小組綜合治理,原來“剩女”是個偽命題,“剩男”才是真命題!
  在最近一次市政府新聞發佈會上,貢兒珍表示,對市民提出的“剩男”現象非常重視,在去年8月,市政府成立了專門的工作領導小組來綜合治理人口出生性別比偏高的問題。貢副市長回答得很認真,不少市民也跟著緊張起來:原來,在“剩女”熱話背後,“剩男”才是社會問題的真命題,這個出生人口性別比例怎麼愈發失衡了?
  羊城晚報記者瞭解到,出生人口性別比,即每出生百名女嬰相對的出生男嬰數,這個比率自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在我國曆次人口普查中就不斷上升。據資料顯示,出生人口性別比的通常值域在102-107之間,其他值域會被視為異常。而自1981年第三次人口普查公佈的出生人口性別比為108.74後,這一數據就不斷上升,在最近十多年中,甚至達到約120的驚人數據。而最新的數據顯示,第六次人口普查我國出生人口性別比為118.06。據估計,到2020年,中國將會有4000萬男性找不到配偶,成為“光棍”。
  而千百年來重男輕女的傳統思想則成為出生人口性別失調的重要主觀因素。祖籍河源某偏遠小村的賴先生告訴記者,他自高中畢業後就去了軍隊服役,爾後便來到廣州闖盪,迄今已逾十年。作為一個四歲男孩的爸爸,他坦承,如果有條件,還是希望生第二胎,並且,希望第二胎也是個男孩。賴先生還表示,在老家,誰沒有生個兒子就會被人風言風語地恥笑很多年,曾經有一位老鄉和妻子生了兩個女兒,老鄉的父親因兒子沒有生男孫而將他掃地出門。
  不過,在多元價值觀普及化之下,傳統觀念在年輕父母中也不斷淡化,而記者瞭解到,廣州男女性別失調比率在近年也是逐步下降。
  話題2二胎新政登場“救急”?
  市井傳聲筒
  別指望生二胎的“力輓剩男頹局”。因為多數人對性別沒要求,連猜測的心都沒有!
  據悉,出生人口性別比失調的直接原因之一,是在一胎政策下,私人診所B超機的使用和某些公立醫院醫護人員對B超機的濫用,使得流產的女嬰數量大大多於男嬰。因而,也有街坊認為,雙獨二胎、單獨二胎等新政或將緩解性別比例失衡。
  不過,羊城晚報記者在廣州隨機採訪市民卻發現,符合二胎政策條件的家庭對生二胎的熱情並不高,而打算要二胎的家庭對孩子性別大多無所謂。
  湖南籍的楊女士在廣州成家,暫無子女,但她告訴記者計劃在明年生第一胎。而符合單獨二胎政策條件的她表示,最理想的狀況是一男一女。但她對兩胎都沒有性別偏好,只是希望“健健康康地長大就好”。
  30歲的曾先生已育有一女,對第二胎也有著強烈的興趣,但暫時並無時間上的規劃。當年第一胎的時候,雖然是家中獨子,且為農村戶口,他的家庭並沒有任何的性別偏好;而預想中的第二胎,也沒有任何的性別要求。開玩笑中提到嚴峻的剩男話題,曾先生笑著說,即使到時候第二胎是男的也不害怕兒子成為“剩男”,“他自己的(婚姻)事,長大了自然會去解決,我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在記者採訪的十個符合二胎政策的適育家庭中,八成跟楊女士、曾先生等一樣,對二胎性別沒有要求,更不會採取性別篩選措施。“其實,我們沒想過生二胎,但懷上了,也不可能不要。”李先生向記者說,之前不敢想生二胎,是因為現在養小孩的成本太高。頭一胎已經生了個女兒的他對妻子肚子里的孩子性別沒有特別要求,甚至連猜測的心思都沒有,“關鍵是讓孩子健康成長,受到良好的教育,教養的責任比性別關註重要多了”。
  因此,大部分受訪市民認為,二胎新政對性別比例調節效能是比較低微的。
  話題390後擔心成“剩男”嗎?
  市井傳聲筒
  有什麼好擔心的?男人到四十歲結婚都行,堅信剩下的不會是我!
  由於有數據估計,到2020年,中國會有4000萬男性找不到配偶,有廣州街坊便指出,目前仍在大學求學階段或剛大學畢業的青年男性,將在數年後的適婚之齡成為“剩男”。
  為此,羊城晚報記者採訪了10位在1990年至1995年間出生的廣州男或長期在廣州發展的男性,結論是,受訪者100%都表示並不擔心成為“剩男”。在廣州打拼的阿波說:“我覺得男方其實不用太擔心這個問題,就算到四十歲結婚都行。倒是女方有年齡壓力。所以,社會大都討論‘剩女’問題,很少認為‘剩男’是個問題。”樂觀的他認為,男性過多讓將來選擇結婚配偶的競爭變得更激烈是很正常事,“只要家人不催,我的心態就是有就有,沒有就沒有”。
  1992年出生的孫大少認為結婚不應僅為了生育,更應兩個人互相適合。“我看得比較開,剩男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他說。
  受訪者中,抱有“順其自然”態度的不在少數。“有什麼好擔心的,到時候再說吧,應該不會剩下來的。”還在讀書的廣州仔阿鋒說,他認為自己總會遇到對的人,不會一直單身。另一個高校生阿湯的態度則和阿鋒很相似:“該來的就會來,我不會擔心自己變剩男。不管用多少時間總會找到,順其自然吧。”
  在記者採訪中,有幾位家在外地的年輕男性認為,如果在廣州找不到配偶還可以回老家找。茂名人小吳就認為找對象不一定要局限在廣州,去外地或者回家也有很多機會。
  何裕華、許諾、賴斯麟  (原標題:男比女多出60萬是個好話題)
創作者介紹

johnny+depp

vi83vifhf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